酒后乱性,错都归之于酒么
 您现在的位置:淡水养殖 > 青蛙养殖 > 正文
 2019-06-09 18:49     浏览次数:123

酒后乱性,错都归之于酒么

  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杜大娘升高三度的音阶却破坏了祥和的节奏──    “什么?你给她喝了什么?!”    这个死鬼!都当了八个孩子的爹了,像这种事都还不知道该怎么做吗?杜大娘愤怒的同时,亦深切地反省起来,是不是自己过于宠溺他,所以,他才会停留在二十二年前亲时一样天真得吓人?    看到爱妻变成母夜叉,杜老爹打了个哆嗦,嗫嚅的答道:“因为,我和大毛、二毛他们刚好在喝甜酒酿,而你又一直没回来,我怕她饿坏了,所以,就顺手喂了她一匙,不会有事的……”“够了!”杜大娘的声音又拉高半度,“你喂她喝甜酒酿?她一个六个月大的奶娃子,你居然喂她喝甜酒酿?你……”她听见炕上发出细微的嘤喃声,匆匆扔下一句,“你疯了!”便上前去探视她的第九个孩子。     “九娃乖……”她轻声细语抚摸着女婴红得怪异的小脸蛋,看到怀里的婴孩仍闭着双眼没有醒来,杜大娘不禁又担心又冒火,“你爹是天字第一号大傻瓜,竟然喂你喝酒酿,你可千万要平平安安的长大,然后找你的傻瓜老爹算帐去!”    听事子这么向自己唯一的女儿“告状”,杜老爹甚是不服气,“九娃乖,别听你娘乱说,爹才不是大傻瓜咧!爹只是怕你饿坏了,才会喂你喝甜甜的汤,所以,你长大后绝不可以找爹算帐,而且,你刚刚不也是喝得笑呵呵的吗?”    杜大娘啐了丈夫一声,“呸!说你傻你还不否认?就算我们家是酿酒的,也不用一口气给九娃酿了五千坛的”女儿红“,唉!你要不傻,这世上就没有笨人了。

”    说到这件事,杜老爹老实的脸上立刻涌现了骄傲的神情,“哼!我们家九娃长得跟她娘一般标致,以后不但会有数不尽的男人被她迷倒,连成亲的那天也铁定会是京师的头条盛事,到时来道贺的客人没有一万也有一千,怎么可以没有这五千坛”女儿红“请客呢?”    杜大娘听见丈夫赞美了自己又这么疼爱这个女儿,火气不觉消了一大半,“你呀!孩子还这么小,你就想要她嫁啦?我会舍不得的……啊,她醒了!”    果然,小女娃儿两只小眼睛骨碌碌的转起来,小嘴微扁,像是要哭了。

    杜大娘自店里赶回来就是为了给孩子喂奶,但孩子被一匙的酒酿弄睡了,现在见她醒了,杜大娘连忙解开衣襟要喂她吃奶。     但才喂了两口,小女娃儿就将头转开,不肯再吃。     “怎么了?”杜大娘又担心起来,再试了一遍。

    但婴儿的小嘴巴仍是不肯张开,像是对这打出生以来唯一的味道感到倦腻了。

    会不会是她想喝酒酿?杜老爹本想这样说的,不过,想起方才妻子那对柔若秋水的大眼睛里射出的冰剑,他就没有那个胆子说了。     小女娃儿这时开始嘤嘤的低泣,过了一刻钟,仍要不到她想要的东西,于是,她改为嚎啕大哭,把杜家两老闹得手忙脚乱;急急忙忙抱她去找大夫,但大夫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夫妻俩只好又抱着哭得风云变色的小女娃儿回家。     “你哄了一晚,去睡吧!我来哄她。

”杜老爹对来回走动哄婴儿的妻子说道。

    由于极度的疲累,杜大娘将只剩下低声啼泣的小女娃儿交给丈夫,脸上带上深深的忧虑说道:“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    “嘘!别胡说,她会长命百岁的。 ”杜老爹难得严肃地说着。 杜老爹抱着小娃儿轻晃着,而之前心里的那个想法却不断的来纠缠他。

一直到天际微白,小女娃儿仍汪着一双湿润的大眼睛,有气无力地对他哭着。

    杜老爹终于偷偷到厨房,拿了汤匙往锅里舀了半杓甜酒酿。

    当那醇美的甜汁滑落那张微启的小嘴里时,杜老爹并不知道自己已酿出了一件荒谬的大事……    第1章    长安城东南方曲江畔,处处垂柳,风光明媚,是人们常常游玩寻乐的好所在。

就在一处集结五株大柳树的岸边,有一家名扬海内的酒坊──“五柳居”;这店里不光是酒好,连卖酒的人儿脸上甜可醉人的酒窝也是相当地吸引人。     “还要我喝?”一个娇脆的声音微带迟疑的问道:“这酒是公子们付的钱,却被我喝了……这不太好吧?”    “没关系,喝!你跟赵公子、钱公子还有孙公子他们都喝了酒,你现在不跟我喝就是瞧不起我,不给我王大少面子!”一名肥壮的男子高举着酒杯,拦住一个身躯窈窕的少女,恶形恶状的说道。     “公子别生气,小女子……喝就是了。 ”少女微蹙眉拿起杯子喝了。 “哦……好苦……”    那少女羞中带怯的娇态恍若西施捧心般地让这票男人都看痴了,浑然没有发觉他们点的酒十之八九已全进了这个娇柔的女娃的肚里。

    王大少还不死心,又逼着她喝了两杯;她仍是勉强又为难地喝了,最后,她拿起已空的酒壶对一桌子的公子微微一笑,“再次多谢公子赐酒;酒没了,再来两壶吧?”    那个窈窕的背影已走远,但王大少和同伴们仍为方才看到的那两旋醉人的酒窝失神不已。     杜九娃伸手抚开一根沾在唇际的发丝,浮现一个若有似无的轻蔑的笑意。

    呵!这些男人……统统是笨蛋,虽然她才十八岁,但她喝酒的“酒龄”也有十八载了,想用两壶清淡的“桂花酒”就想灌醉她?哼!门儿都没有!不过,这种笨蛋多来几个才好,这样店里才能多赚些银子,而她也可以多赚些酒喝。 呵呵!    正想得高兴,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缓缓走向“五柳居”,原本打算好好享受佳酿带来微醺快感的杜九娃,马上自柜桌里跑出来,有精神地喊道:“小哥,帮我再打两壶”碧芳液“,还要上几样子菜,快!”接着,就勤快地楼上楼下招呼客人。     杜大娘走进店里,看到杜九娃婉辞着客人递来的酒杯,便知道她是装出来的。     “九娃,你不是说去酿酒坊看看就回家,怎么又转到店里来了呢?”    他们就这么一个女儿,虽然家里是卖酒的,但家里已有八个儿子和媳妇,忙酒坊、酒店的生意足足有余,所以,极不希望她到店里抛头露面,可是,她偏就爱往这儿跑,骗客人的酒喝!    该死!得等她嘴里的酒气散了些才行,杜九娃站得远远的,深怕被母亲闻到她嘴里的酒味。

    “娘,我是怕小哥他们忙不过来,所以才来帮忙;您先到后头坐一下,我……我去去就来。

”将残酒和杯筷端回厨房,她又拿起小哥准备好的两壶酒往三楼踏去。

    这丫头一定又喝酒了!杜大娘心中雪亮,跟着又暗叹了一口气,唉!好好的一个女孩儿家,放着女红不学,却学喝酒——    唉!这都要怪家里那个老头不好,六个月大就给她喂酒酿,又当她是孙女般的惯宠着,不但让她到酒窖里学酿酒,还任由她遍尝各种酒——    唉……“五柳居”已经不用两老操心,丈夫已近八十,自己也六十岁了,两老只想在死前看到九个孩子成家立业,而前面八个儿子都娶亲了,那八千坛的“状元红”也都一一开来喝了,但是,这个爱酒成痴的小么女到现在还没有人上门提亲,真教人担忧啊!    ###    今天“五柳居”店门开不到一个时辰,就又被挤得水泄不通;但这些人潮不是为了喝这里的好酒,而是为了杜九娃独到的“醉人”本事。

    刘屠户努力的将眼皮睁开,使唤着被酒泡得迟钝的舌说道:“别……别逞强了,认输吧,”从他的醉眼里瞧来,平日自信的杜九娃显得无比地柔弱。

    杜九娃语带薄醺地嗔道:“才不……不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