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生物能有今天,山东高院范勇等法官功不可没(转载)
 您现在的位置:淡水养殖 > 青蛙养殖 > 正文
 2019-06-13 10:29     浏览次数:81

长生生物能有今天,山东高院范勇等法官功不可没(转载)

  长生生物能有今天,山东高院范勇等法官功不可没此博文包含图片(2018-09-0820:52:25)[编辑][删除]转载▼  长生生物的疫苗假数据和不合格疫苗问题持续曝光,引起了全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怒,把全中国人民的下一代的生命作为儿戏,触及了我国人民的底限,按刘强东的说法:我们的孩子打的90%疫苗都是长生生物的老板生产的。

这次的长生生物应该如当年的三鹿奶粉死无葬身之地。

  长生生物能有今天,山东高院范勇等法官功不可没  我们在责怪长生生物老板高俊芳、杜伟民等这些无良的制药老板的同时,千万别忘记了是谁在为这些老板撑腰,谁最后培养了这些老板的彻底无底限。

媒体也翻出了杜伟民等人行贿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生物制品处处长尹红章办理批文、行贿山东当地防疫站站长的法院判决书,受贿的判决了,行贿的杜老板,没事。 其实,高俊芳、杜伟民等人走到今天,如果只有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的支持肯定是不够的,因为行政错了,按说还有媒体和司法监督和救济。 对于司法救济,山东省高院范勇等法官对长生生物疫苗案件的判决,支持和帮助长生生物走到了今天。   司法是最后一道防线,当司法都大力支持你的时候,自然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长生生物能有今天,山东省高院范勇、谭占立、王立泽三位法官功不可没。

根据山东省高院(2015)鲁民提字第614号民事判决书:2005年,山东人夏富兴因狗咬伤在润光公司卫生所接种了长生生物公司的狂犬疫苗导致眼睛致残,法院判决润光公司赔偿47万多元。 润光公司赔偿后,向长生生物公司追偿,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案件,一审二审均支持长生生物公司赔偿润光公司。

最后,山东省高院提审本案,范勇等法官认为,尽管长生生物公司生产的疫苗没有检验合格证明,但不能推定为不合格。 同时对于法院委托的司法鉴定机关北京法源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结论:“被鉴定人脑部病变与其注射狂犬疫苗存在关联性”,山东省高院三位大法官也有理有据:认为原卫生部的《预防接种异常反应鉴定办法》规定,疫苗的接种异常反应应该由医学会鉴定为由,该鉴定不予采纳。 随后直接判决长生生物公司无需赔偿一分钱。 几十万的案子,到省高院就到底了,真正最后一道防线。

  有了山东省高院范勇等法官如此支持的长生生物公司自然肆无忌惮了,我的疫苗搞瞎了眼睛都没事的,没有任何责任,我的疫苗没有检验合格证也没事。

对方就是有鉴定、有生效法院判决书又如何,高院都可以轻松否定。

如此一来,2005年搞瞎别人眼睛的长生生物公司在司法最后一道防线的支持下,经过十多年的养成,终于练成了2018年全国著名的疫苗事件。 小时偷针父母支持、长大必然偷金。 山东省高院范勇法官,你们真的害惨了长生生物公司!  分享:。